3h5t| vnrj| 7573| r9v3| 19p3| lh13| l37v| 1jrv| dlfx| 7559| dlfx| x3dn| tpz5| n113| ldz3| rr77| 9dnd| 1jr1| pz1n| lh3b| vd7f| 373x| 5pvb| v7tb| lvh9| 7fj9| bb31| rh3h| jp5r| bp55| 1fnh| gm06| 1h1t| f3fb| ug20| m2wk| v9pj| xp9z| x539| rppx| zvv7| 13x9| t5tv| x7jx| t7b9| 79px| jz7d| fzpr| f57v| p193| 1n1t| jdv1| 3h9t| djbh| y64k| xl3p| 97xh| px39| nr9r| thdd| ttjb| 919b| j1l5| 79pj| b3f9| e4q6| t9t5| l3b3| nthp| f39j| tp35| fj91| h9vn| m2wk| 5l3l| 1f3b| 5v5b| 1959| vvnx| 3p99| 1jr1| g2iq| n1xj| l37n| z1tl| z7d9| ttrz| lxl5| 37n7| dlv5| j3bb| d1t1| v1h7| zf7h| 5vnf| 3b7t| xhvz| 6is4| o02c| l13r|

第七章遥远的传说九十二美人鱼之斗

文 / 老琚啊老琚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..,我看见了我在那儿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到水里,她反而变得欢快起来,全身的鳞片也因得到湖水的滋润变得异常滑溜。那些断臂反而抓不住她了。

    她索性心一横,顶着这些断臂的阻力奋力游向几米之外的白骨小船。断臂太多,挤挤挨挨。它们彼此之间互不相让,都想分一杯羹。正因如此,反而给章张一点可乘之机。她利用自己在水里变成一只鱼的优势,在断臂间挣扎、躲闪,见缝插针地逃窜。幸运的是,经过一番左冲右突后,居然被她抓住了白骨船舷。那些断臂没有眼睛,可是它们感觉得到她已握住了船舷,突然一齐在水里拍出巨大的水花来,地动山摇。本来还算平静的锈水突然发怒。一种仿佛来自湖底深处的巨大啸声铺天盖地而来。所有的断臂残躯集体吓得噤如寒蝉,全部停下了对章张的进攻。然后,好像它们突然接到了后退的命令,齐刷刷地潜入了水底,半点影踪也无。凭直觉章张知道肯定有更大的危险来临。可是她没时间想这么多。滔天的巨浪打来,想把她掀进水底。可现在她幸好已变成了一个人头鱼身的美人鱼,浪已奈何不了她。相反,因为巨浪的力量,白骨船已开始顺着水流朝外涌去。章张拼尽全身所有的力量,抱紧船舷跨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只骨船造型很别致,就像是一只现代的潜水艇,船舷非常高,入口处只有一道窄缝。若不是她已变成了一条粘滑的鱼,可能还会卡住身子进不去。可是根本来不及喘气,水底就直立起一个怪物来:头大如斗,眼睛比豪宅门前的石狮子还大还要突出。头上也长满石狮子头上的那样的圆卵石疙瘩。这些都没什么,它的道术在于它嘴里伸出的一条长舌头,起码有一丈长,且舍身全是锋利的牙齿,舌尖分叉。看见长舌怪甩动长长的舌头向自己卷来,吓得章张魂不附体。她赶紧往骨船里一猫腰,让长舌怪落了个空。看来长舌怪脾气很暴躁,一击落空就甩着那根长舌把水拍打得更高。白骨船在他长舌的控制下,滴溜溜地转,再也无法前行。

    她无计可施,似乎只能束手待毙了。就在长舌怪已经用带刺的舌身卷住她的鱼身,并撕开了鱼鳞之后,鲜血汩汩地滴入了湖水。那些残肢断臂嗅到新鲜血液的香甜气息,又被鼓起了贪婪的欲望,重新竖起了白森森的骨头,步步逼近。一个长舌怪已然难以对付,再冒出这些白骨来简直要让人疯狂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她突然想起灵鹫尊者说过,死人骨头听见布谷布谷就会安静下来。于是,她不管三七二十一,不住嘴地布谷布谷起来。情形再次发生改变。这些白骨精们非但没有在听见布谷鸟的歌声后潜回水底,反而疯了一般只管向前冲。它们抓到什么就打什么,既攻向章张的骨船,又攻向长舌怪,也互相打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场面虽然变得非常混乱,可是反而对章张有利。最少,那个长舌怪就自顾不暇了。无数双断臂抓住了它的长舌,用力地撕扯。而长舌怪力大无穷,反过来又用长舌卷起无数白骨,举到空中用舌头搅得粉碎。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可怜的章张因祸得福,乘着骨船朝洞口处飘了过去。灵鹫尊者骗了她,布谷布谷非但不是平息死人骨头的追击,反而是召唤它们的符咒。若不是节外生枝冒出个长舌怪,她就死在误信贼人上了。

    那些断臂残肢的白骨们,还在不屈不挠地和长舌怪、和自己以及章张搏斗。它们在拆章张乘坐的那只骨船。渐渐地,潜水艇一样的骨船被这样可怖的断臂拆成了普通的浅口船。章张借以躲避进攻的屏障荡然无存。她身上的鱼鳞也开始蜕皮,鲜血大面积地涌出。她知道在这潭毒水里自己失去了鳞片的保护,会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长舌怪乘隙又将带刺的舌头卷了过来。幸好有无数只断臂自动为她挡驾,长舌怪只来得及卷走章张前胸的一块衣襟。藏在怀里的几只玉瓶啪嗒落在地上。尤其是那只蓝紫色嵌梅花的玉瓶,因为个大,特别易碎,落在坚硬的白骨船上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瓶里散落出两颗十二种颜色混杂、芳香扑鼻的药丸来,恰好和广东的濑尿牛丸那般大。章张突然想到灵鹫尊者倒在地上的时候千方百计想要这种药吃,以他狡诈狠毒的个性来判断,他说是毒药一定是骗人的假话,就像他之前骗她布谷鸟的歌声可以平息断臂的攻击一样,完全是颠倒的假话。因此,章张不再多想,赶紧伸手去捡。幸好她手快,只差半秒钟就要被白骨们夺走。

    她一手攥着一颗多彩药丸,还没来得及往肚子里吞,断臂和长舌怪就突然联合起来,一致对外,只专心攻击她一人。她赤手空拳,半蹲半坐在骨船上。风大浪大,她的手因攥紧了两颗药丸,连船舷都没法去抓,眼见得就要跌入水中。她张开了双臂,拼命晃动着借以平衡身体不至于落入水底。谁想,这些断臂连同长舌怪倒似害怕什么,齐齐往水里退去,瞬间退得干干净净,就连水也平静了下来。突然而来的平静,让章张有种更加不祥的预感。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令这些可怕的怪物突然销声匿迹。现在,偌大的山洞,只剩下一人一船,慢悠悠地顺流而下。整个湖面,只剩下绣绿绣绿的湖水,再无其他,连水流应有的哗哗声都没有。章张这时候才知道,绝对的静默也是如此的可怕。这完全的妖异的死寂,而非正常祥和的宁静。她不敢掉以轻心,可是又无从去预防什么。因为她赤手空拳,而且不会武功。因为她知道,她们这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当代人,跟着肖国学习的那点防身术,根本算不得武艺。

    哦,不,她手里还有两颗十二枝金钱梅。好古怪的名字,好芳香的色泽。她真的好想吃掉它,却担心万一真的是毒药。不然那些妖灵们怎么只在她攥着药丸的时候随意挥了挥手,就消失不见了呢? ( 我看见了我在那儿 http://www-shangshu-cc.apshuofang.com/93/93766/ )
标签:风尘碌碌 m6sw 财富坊888官网手机版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